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商贸 > 鲁商>正文

索罗斯前智囊:2016年送给中国散户4个字

时间:2016-03-03 10:46:44    来源:    我来说两句() 字号:TT

索罗斯前智囊托弗?韦根(Christopher Wiegand)在凤凰午餐会上发表演讲

有这样一个人:他已宣布退休但一举一动仍可轻易上世界头条,他高调看空中国遭到多家中国媒体的口诛笔伐,他在金融市场纵横捭阖敢凭一己之力对抗国家机器。他就是索罗斯。

所谓:“我不在江湖,但江湖上仍有我的传说。”虽然索罗斯已隐退江湖,但他的智囊还在江湖飘。 本周二,索罗斯基金前首席经济学家、战略官克里斯托弗?韦根(Christopher Wiegand)从纽约来到北京参加了凤凰国际智库举办的“凤凰高端午餐会”,并在会后接受了凤凰财经的独家专访。

有意思的是这次专访并不是在事先安排好的四季酒店里,而是在北京一辆普通出租上。由于韦根先生临时需要去证监会开会,又不愿意错过之前约好的采访,只好见缝擦针的在路上接受专访。笔者和韦根一起上了出租,沐浴在北京午后的阳光中,在北京时时刻刻拥堵的三环上,开始了看似轻松闲散实则暗藏机锋的问答。

索罗斯太悲观但中国让人担忧

在今年1月的冬季达沃斯论坛上,索罗斯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中国的硬着陆不可避免。”一石激起千层浪,索罗斯看空中国的态度让市场气氛更加紧张。

而作为索罗斯的前智囊,韦根并不完全认同索罗斯的悲观看法:“索罗斯对中国经济看法太悲观。”他认为,现在的中国经济还没有到2008年金融危机那么惨淡的地步,因为“中国银行[1.87%资金研报]系统相对封闭,欧美银行的系统性风险不容易传导到中国。”

然而,他也强调:从2015年夏天到现在,可以明显看到各大国际市场联系愈发紧密,国际市场对中国的信息愈发敏感,对中国经济的担忧加剧。“人民币中间价的微小调低都会被解读会利空,而中国央行811汇改时大幅调低中间价,直接导致了国际市场接连暴跌。”

全球股市都与油价挂钩是最大的不理性

全球市场暴跌是因为中国经济不景气?索罗斯的前智囊认为市场暴跌的根源是油价。

“今年最让我最惊讶的一件事是整个国际市场与油价紧密挂钩,油价变成了反应市场的晴雨表。可惜投资者把各大市场都和油价挂钩的想法是错的,是不理性。”他对记者叹息道。

他继续解释,投资者认为国际油价低迷,长期在30美元左右徘徊是因为石油需求低迷,而需求低迷则象征着经济不景气,但韦根反驳:“我和其他投资者观点不同,我认为低油价是因为供给过剩,而不是需求低迷。实际上国际市场为对石油的需求量是相对固定的,不会出现很大的波动。” 

他表示大宗商品面临着和原油差不多的问题,大宗商品价格暴跌,国际投资者将其归结于需求低迷,而需求不足的主要原因是最大的大宗商品消费国--中国经济增速放缓。

然而韦根认为:“因为大宗商品暴跌就做空大宗商品消费国,这是一个错误的逻辑。”他表示从供给过剩而不是需求低迷的角度去看油价、大宗商品暴跌,就会产生一个恶性循环:需求低迷反应了世界经济不景气--投资者避险意识增强--市场看空氛围浓郁--市场剧烈波动--油价、大宗商品价格进一步走低--投资者愈加看空--市场波动更剧烈。

大额资本外流不可怕,美国也曾经历

据外媒数据,2015年中国资本[0.00%]外流达到1万亿美元,外汇储备减少了5130亿美元,创历史最大减幅。面对大幅度的资本外流,韦根认为并不严重,他将其看做财富的分散经营。

他表示,当一个国家富裕起来,必然出现一批富裕、中产阶层,而这些富豪不愿意“把鸡蛋放一个篮子里,”而是在多个国家投资实现财富的保值增值。他认为:“与其说资本外流,不如说是分散理财,规避风险。”

他对记者表示,美国在发展过程中也经历过资本外流的阶段,当时美国投资者大量投资新兴国家,但这也只是积累财富的一种方式,并不意味对美国经济失去信心。

中国增加财政赤字是为了“下更大一盘棋”

在上周六刚刚结束的G20会议上,财政部部长楼继伟表示将继续扩大政府财政赤字,此前央行官员也透露政府的财政赤字将从3%提高到4%。

对于中国财政赤字的扩大,韦根表示理解,因为“美国、欧洲等成熟经济体的赤字率远远高于中国。”

他甚至猜测中国扩大财政赤字是为了“下更大一盘棋”。他用美国的国债市场举例:当一个国家有了巨额的财政赤字后才有可能形成一个大型成熟的国债市场。

他猜测,中国政府在香港伦敦等离岸金融市场大力推行人民币债券,一旦财政赤字扩大,贸易逆差增加,政府必将发更多的国债,而大量国债在市场中流通也会加速形成一个成熟、流动性强的人民币国债市场,类似现在的美国国债市场。

当然,他也提到任何事情都有两面性,3%的财政赤字红线对中国是否适用不好说。关于财政赤字的问题,我们更应该问“对拉动经济增长有没有用?”韦根表示,根据经济学里的边际效用递减原则,财政赤字从3%上升到4%时对经济的拉动作用可能不如赤字从2%上升到3%时那么明显。

中国股灾最不应该怪“国际空头”

今年6月,A股、港股都沉浸在一片哀鸿遍野中,有香港媒体报道,索罗斯现身香港。在去年夏天的股灾中,以索罗斯为首的“国际做空势力”被视为罪魁祸首,散户恨不得食其肉啖,监管部门也大力彻查打击中信证券[5.22%资金研报]等内地券商勾结国际空头。

然而索罗斯真的来了香港吗?“邪恶”的国际空头真的是中国股灾罪魁祸首吗?作为索罗斯的前首席经济学家,韦根或许是回答此问题的最佳人选之一。

然而听到这些问题,韦根露出了一个很复杂的笑容。他避过了索罗斯是否来香港的问题,沉吟片刻道:“做空投机者虽然名声不太好,但他只是金融市场中的一个参与者。一个参与者,无论他再有钱,再有势力,都不可能影响整个市场。”

笔者继续追问,如果中国的股灾只能追责一个人,那么该怪谁?韦根回答:“如果只能怪一个人,这个人肯定不会是国际空头。一个健康的市场完全可以容忍空头和投机者,股灾说明整个市场出了问题,就像游戏失败不能只怪玩游戏的人。”

做空做多只为赚钱,无关善恶意

当笔者提到“恶意做空”时,他流露出一幅不太认同的表情。他对笔者解释:“在市场里,做多和做空都是一种投资手段,都是为了最后的利润。不过是一种操作手法,何谈善意与恶意?”

当然,考虑到韦根目前已经成立了自己的对冲基金,也是“国际做空势力”的一员,他对空头的辩护情有可原。而作为索罗斯的前智囊,他对索罗斯的维护也是情理之中。

索罗斯今年1月接受采访时说:“中国(经济)硬着陆不可避免。我不是在做预测,而是在观察事实。”索罗斯的看空观点遭到了中国媒体的口诛笔伐。当被问及如何看待索罗斯与中国媒体的“口水仗”时,韦根非常大度的表示:“这很正常,想想当今世界,最引人注目的投资者就是索罗斯、巴菲特,全世界媒体都喜欢关注名人,中国也不例外。”

他认为索罗斯的做多或做空只是“市场行为”,在一个成熟的市场中是非常正常的。他冷静对记者辩驳,尽管索罗斯不太受欢迎,但他的做空行为不应该遭到道德谴责。

“坏人”索罗斯VS“好人”巴菲特

既然韦根提到巴菲特,话题很自然的转到巴菲特身上。巴菲特和索罗斯可谓是投资圈的两个极端,索罗斯一生都在忙着做空,让各国政府头疼不已。今年更是透露已做空美股和亚洲货币,虽然没提到人民币和港币,但仍然引起国内投资者的一阵紧张。

相比索罗斯,巴菲特则带着满满的“正能量”。在上周末公布的写给伯克希尔投资者公开信中,巴菲特动情写道:“做空美国是一个错误”,他长期以来坚持的一个原则是“不要做空自己的祖国”。

如果说索罗斯是金融圈子里唯利是图的“坏人”,巴菲特无疑是正能量满满的好人。但韦根对于这种“好人”、“坏人”的说法并不感冒,他解释:“巴菲特和索罗斯采取的两种完全不同的投资策略,压根没有好坏之分。”他表示,以索罗斯为代表的对冲基金、私募基金基本是通过在市场上的低买高卖来赚钱,他们的操作手法是“短线操作,买入再卖出”。而以巴菲特为代表的价值投资者则是通过长期持有高质量股票来实现财富增值,巴菲特们的赚钱方式是“买入并长期持有”。

韦根表示,这两种投资方式有本质区别,也适用于不同类型投资者。他再一次重复道:“都是为了利润,不要从道德高度来评价投资操作手法。”

送给散户的2016忠告:注意风险

2016国际市场风云变幻,笔者在采访的最后向韦根提了一个请求:送中国广大散户一条建议,2016年的市场需要注意什么?

这位索罗斯前智囊、对冲基金创办人沉吟片刻,非常谨慎的告诉笔者:“从来没有一条建议能适用于所有投资者,因此我只能宽泛的探讨:2016年最需要注意的是风险。”

他进一步阐述:2016年的前两个月,全世界投资者已见证了剧烈波动的市场,而未来的几个月,预计市场也会继续大幅波动。大幅波动时,一个投资者最应该注意风险和个人对风险的承受度。对于“风险厌恶型”的投资者,现在可以选择持币观望或者转投避险类产品(黄金、美债等)。而对于崇尚高风险高收益的投资者来说,2016年也可以赌一把,在波涛汹涌的市场中搏击风浪。

当笔者的问题结束时,出租车也进入了金融街[9.13%资金研报],在金融街19号证监会门口缓缓停下。

作为一个对冲基金从业者,韦根或许会不自觉的为市场、为国际投资者的利益辩护。但他身上所展现的一个专业投资者的严谨与冷静、理性与克制让人印象深刻,也值得更多普通投资者学习。

 

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本文共有人参与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