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房产居家 > 设计名家>正文

英国室内设计协会会长:打破规则是设计最有趣的部分

时间:2016-04-18 10:42:56    来源:    我来说两句() 字号:TT

摘要:Daniel Hopwood运营着伦敦最前沿的设计公司Hopwood设计工作室,他学识渊博,设计作品出现在世界各地的出版物上,为媒体撰稿,并经常在设计学院讲学、发表设计演讲,在业界享有很高的声誉。Daniel是一个敏锐的观察者,去发现最新的趋势、梳理发展的脉络。他不追随潮流,乐于掌握规则然后打破它,因为这是设计“最有趣、最激动人心的部分”。

  在3月于深圳举行的安德马丁国际室内设计峰会上,新浪家居专访了英国室内设计协会会长Daniel Hopwood先生。毕业于威尔士王子建筑学院的Daniel Hopwood运营着伦敦最前沿的设计公司Hopwood设计工作室,主要设计高端住宅项目、酒店和餐馆。

  Daniel学识渊博,设计作品出现在世界各地的出版物上,为媒体撰稿,并经常在设计学院讲学、发表设计演讲,在业界享有很高的声誉。Daniel是一个敏锐的观察者,去发现最新的趋势、梳理发展的脉络。他不追随潮流,乐于掌握规则然后打破它,因为这是设计“最有趣、最激动人心的部分”。


  新浪家居:你对中国室内设计的印象是怎样的?

  Daniel Hopwood:我主要是通过这几天的所见所闻对中国设计有一个大概的印象。我们还是蛮惊讶的,中国设计的现状比我预想的更成熟一些。我也听到一些中国设计师发表的观点,我觉得他们作为一个群体正在创造属于他们自己的认同感,他们会去分析和理解什么是中式,怎么去发展这种中式风格。在他们的设计中你能感觉到一些中国的元素,包括你们的价值观、审美观,一些传统的手工艺制作的方法,而从传统中又可以看到与现代的、国际的设计的结合。

 英国室内设计协会会长Daniel Hopwood

英国室内设计协会会长Daniel Hopwood


  新浪家居:你觉得中国设计在打破传统创造新的东西方面做得怎样?

  Daniel Hopwood:我还没有看到太多这样的创新。我看到很多传统风格的设计,它们很有价值,很美、很高贵优雅,但是我还没有看到太多很大胆的设计。有一个中国设计师他的风格很像建筑师扎哈,我觉得中国需要更多这样大胆的设计。这个可能得从一些高端设计师开始,他们才能慢慢从上而下影响一些普通日常生活的设计,现在我看到的日常空间中的设计还是没有太多创新。


 新浪家居:有没有一些原则或理念是一直贯彻在你的作品当中的?

 Daniel Hopwood:我的设计中有一个很强烈的原则,我会把理解客户摆在第一位,去理解、分析他的风格是什么,作为一个聆听者、演绎者,而不是将自己的风格强加给他。我还会再做一点小尝试,让我的客户走出他的舒适区,去尝试一些新的东西,更有趣、更大胆一些。但是我的首要任务是会去了解他的喜好,然后用我作为设计师的专业演绎出来。

设计它跟绘画或者艺术一样,是有方法和过程的,比如绘画的透视、眼睛的观察方式等有它的规则,但是在了解它的规则之后,真正有趣的部分是去打破这些规则,有所创新。我觉得在中国,你们很尊重一些传统的手法,现在开始有了创新。在运用这些传统手法的时候怎样去打破它,这是最有趣、最激动人心的部分。


 新浪家居:你做了很多高端的住宅设计项目,设计住宅你还会特别注重什么?

 Daniel Hopwood:我有这么多高端的住宅项目很幸运,因为在伦敦这样的客户很多。我也很喜欢为一些年轻人做设计,他们可能没有那么多预算,但是这样会更考验一个设计师的能力,他需要更机智地去运用各种材料,过程会更有趣,结果会更有创意。在设计的过程中我会加入一些体现客户自己个性的东西,让他们真正在这个家有舒适感、存在感、归属感。实现这个需要通过混合各种风格或者各个时代的设计特质,还会加入一些客户原有的收藏,把这些元素综合考虑进来,用一种新的手法去呈现。在这个基础上我就可能会发展出一些新的理念或者新的设计手法和表现。

  Daniel Hopwood作品

  Daniel Hopwood作品

  新浪家居:现在中国设计师也喜欢参加室内设计改造的电视节目,你参加过《不列颠最佳居室》、《室内设计大挑战》等设计改造节目,分享下这方面的体验。

 Daniel Hopwood我真的很喜欢也很享受这个节目的过程和体验,我觉得它很棒。首先它能让我去很多地方,比如我会参观全英国不同的房子,感受不同的生活方式,真的是让我大开眼界,原来我们生活方式这么不同,有这么多种不同的房子。第二点就是从节目中看到一些业余设计师,他们也能够无中生有地创造,他们的创意也非常棒。今年一个台湾的年轻人,他很业余,我们给了他一个任务去设计非常传统英式风格的室内,结果他做得非常好,让我惊讶和钦佩。

  这一点影响到了我,作为一个专业的设计师,有时候会有一些控制欲。接触这些业余的改造者,跟他们经历了这些节目之后,自己的设计也会更放松、更愉快一些,而且会更轻松地去应用和融合不同的风格。


 新浪家居:有兴趣来中国做项目吗?

 Daniel Hopwood:我当然感兴趣,但是那就意味这我要跳出自己的舒适区。我现在工作在伦敦的中心区,我的项目很多,客户来自世界各地,包括中国和俄罗斯的客户。我觉得很有趣的是我要把他们的一些风格跟伦敦的生活方式结合起来。我刚刚完成了一个法国南部城堡的设计项目,那个老城堡已经有11个世纪了。在澳大利亚也有一个庄园的项目,我在伦敦远程操控完成,这也很有意思。但作为一个欧洲人在中国做设计,我的风格还是会有一点欧式,所以在中国的大环境下做设计,我会觉得有点奇怪,可能需要时间来适应。我更希望中国能够自己发展出来自己的风格,然后呈现给世界看这就是我们的东西。


 新浪家居:最近有在关注什么室内设计方面的趋势或者话题?

  Daniel Hopwood:我每年都会去看展览,主要是在米兰跟巴黎。我刚刚从巴黎回来,这次的巴黎展我看到一个之前就一直有的趋势――折衷主义。我们做设计会混合不同的风格,但是现在这种衷折主义发展得更加精致、更加成熟。之前基本上是设计师通过自己的风格去混搭,但是现在有设计公司去做这个事情,而且价格不贵。另外一个我观察到趋势是华丽风格慢慢有了回归,返回到大概美国70年代的感觉。这种风格之下可以看到很多镀金、黄铜、古铜、玛瑙、天鹅绒,尤其是镀金跟古铜在卫生间的运用。

  因为现在欧洲经济形势普遍有所回升,所以欧洲前十年流行的复古风格现在有所改变,大家会更积极往前看,所以有一点未来主义的东西。这个未来主义可能是80年代那种孟菲斯的风格,就是强烈的色彩感,这是过去两年的趋势。过去我们偏淡雅、大地色的设计比较多,现在这种风格之后会有一些图案和色彩比较强烈搭配的。其中一个很明显的特色就是大理石的运用,英国著名设计师Tom  Dixon,他就已经在设计中运用了这种趋势,白色大理石跟铜的结合。


  新浪家居:你会更多去关注材料、装饰的趋势?

 Daniel Hopwood:对于我来说是的。观察对我来说很重要,我抱着观察者的角度,一点批判的角度去看,我会很认真观察趋势的原因是,我不会盲目去追潮流,因为潮流很快就逝去,但是好的设计应该是持久的。我特别关注材料是因为我觉得这很有趣,尤其是在工业产品中的运用,它可以帮你把之前可能遗忘的东西重新想起来。比如说现在卫生间水龙头的运用,有一些镶金或者古铜,这是我以前在设计的时候要避免的,现在重新回归挺有趣的,会发现原来这种材料还在,还可以这么用。


 新浪家居:酒店设计方面的趋势,你觉得精品酒店会继续持续吗?

 Daniel Hopwood:我希望这种趋势会延续下去。现在“精品酒店”这个词大家说得太多,已经失去了它的内涵。现在的酒店设计会更多加入一些个性元素,甚至会去找一些时尚设计师、服装设计师,还有在室内设计方面比较大胆、创新的设计师去做设计。现在有一种趋势是大家已经不是把酒店作为一个临时住所,而成为一个社交场所,为当地的社区所用,当地社区的人可以集中在一起交流讨论的地方。我觉得这是一个好事,作为一个外国人,比如说去到伦敦旅游,你去到一个餐厅或者酒吧,如果有一些本地人在里面感觉会很好。伦敦现在这个趋势比较明显,很多鸡尾酒吧跟小餐厅气氛都很好,外国人跟本地人可以融入在一起。



 

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本文共有人参与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