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军事天地 > 人物传奇>正文

沙漠的传奇——卡扎非

时间:2018-07-03 09:39:19    来源:新浪军事    我来说两句() 字号:TT



   自从1969年9月1日,以卡扎菲为首的“自由军官组织”推翻伊德里斯王朝,成立阿拉伯利比亚共和国,迄今已经跨越了30多个念头,尽管西方对他进行孤立、威胁、制裁,甚至进行暗杀和轰炸,直到最近,还不给他摘“恐怖主义支持者”的帽子,可卡扎菲这棵“常青树”却一直挺拔地生长在北非的大沙漠上…… 沙漠之子 革命领袖 1942年,在利比亚南部费赞沙漠地区的一座羊毛制成的帐篷里,一个男孩呱呱落地了,他就是27年后发动震撼非洲大陆的利比亚“九·一”革命的领导人奥马尔·穆阿迈尔·卡扎菲。卡扎菲的父亲阿布·迈尼亚尔属于柏柏尔人的卡发达小部落,平时以放牧为主,也种植少量大麦供自己食用。童年时期的卡扎菲经常帮助父亲种地和放牧,从小就养成了勤劳简朴和吃苦耐劳的性格。 卡扎菲是家里唯一的儿子,倍受父母的器重。为了让他能出人头地,他们卖掉了骆驼和牛羊供卡扎菲读书。因为本村没有学校,他就跟随一个巡回教师学习认字,并学会了读《古兰经》。在极其艰苦的条件下,卡扎菲读完了小学课程,并拿到了毕业文凭,他父亲高兴地鼓励他说:“我就知道我儿子会有出息,他会闯出自己的路来的。” 早在中学时期,卡扎菲就接受了埃及总统纳赛尔的民族主义思想影响,组织同学如饥似渴地收听“阿拉伯之声”电台。1956年,英、法和以色列发动了侵略战争,企图夺回纳赛尔已经宣布收归国有的苏伊士运河。这一行径深深震动了卡扎菲,他不顾当局的阻挠,带领同学举行罢课,声援埃及人民的正义斗争。中学毕业后,1961年,卡扎菲在班加西大学攻读历史。1963年,卡扎菲实现了多年的梦想,进入班加西军事学院学习。1965年毕业,被授予少尉军衔。卡扎菲目睹了外国人在他的国家作威作福,而本国人民却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了解到统治者残酷剥削镇压人民的罪行,领略到贫富之间的巨大悬殊,更加坚定了要从事变革现实的决心。1966年,他在英国桑赫斯特军事学院受训,回国后任讯号兵团上尉代理副官。 1969年,卡扎菲秘密成立了“自由军官组织”,并担任该组织中央委员会的主席。卡扎菲为军官们制定了严明的军事纪律,要求他们以革命为重,行为检点,不饮烈酒。没有经费,他就拿出自己的薪水。这年9月1日,革命的战斗终于打响了。参加政变的武装力量逮捕了正在出席宴会的国王警察部队的高级将领,顺利占领了电台和其他要害部门。此时,正在国外度假的国王曾向英国发出紧急呼吁,要求出兵进行干预,但遭到英国的拒绝。9月5日,哈桑王储发表声明:放弃对王位的一切权利,支持新政权。至此,“九·一”革命不发一枪,不流一滴血而取得成功。 生活简朴 不近酒色 卡扎菲是一个虔诚的穆斯林,他执政后在利比亚提出恢复伊斯兰教的“纯洁性”的口号。利比亚原是酒的出口国,但他颁布法令禁止酿酒和出售一切烈性饮料。说起卡扎菲禁酒,还有一段故事哩。1969年的一天,他带领许多秘密传单乘车从的黎波里返回班加西,途中翻车出了车祸,幸好没有人受伤。一个前来帮忙的工人感慨地说:“是万恶的酒造成了这次事故。”革命成功后,卡扎菲不仅自己不饮酒,也禁止酿造酒。 卡扎菲出身游牧民族,主张部族社会的自然公平,他反对奢侈豪华,过着简朴的生活。他本人生活十分简单,一不抽烟,二不喝酒,也不饮其他高级饮料,仅喜欢喝矿泉水和驼奶。他喜欢住帐篷而不喜欢住豪华宅邸,喜欢骑骆驼而不爱坐高级轿车。他的妻子和儿女一直住在黎波里的军营里。他在帐篷里办公和会见外宾。1989年,他到南斯拉夫出席不结盟首脑会议,就住在自己带去的帐篷里。革命成功后,他的父亲在首都贫民的窝棚里住了很长一段时间。卡扎菲说,等所有的人都有了适当的住房,他父亲才有像样的住所。 无论任何场合,卡扎菲总是身着同一颜色的服装,有时是白衣、白裤、白鞋、白头巾、白手套,外披一件镶着金边的白色斗篷;有时是黄色卡其布军服,戴同样颜色的头巾,在十几名保镖的护卫下出场。 据他的保镖们说,卡扎菲的饮食十分简单,早餐是面包和驼奶。午餐多为烤牛肉或烧牛排,外加利比亚汤,有时也吃柏柏尔人爱吃的古斯古斯。 卡扎菲不喜欢自己的儿女在政界工作,或者在公开场合抛头露面。当他发现他们违反禁令时,便马上惩罚他们和每个帮助他们进入政界的人。1995年,一家阿拉伯杂志发表了与他儿子赛义夫·伊斯拉姆的会谈纪要,事关成立一个反毒品协会。卡扎菲知道后十分生气,命令停止那家杂志在利比亚一年以上的发行。 正因为卡扎菲在沙漠中长大,他对绿色有着特殊的感情。利比亚的国旗是绿的,首都的一个广场也染成了绿色,所有城市的窗户一律要求漆成绿的,他的主张和治国纲领也被收入《绿皮书》。卡扎菲做梦都想把利比亚的整个沙漠变成绿洲,为此耗资250亿美元兴修浩大的沙漠水利工程…… 风格独特 脾气古怪 卡扎菲是个具有传奇色彩的人物,他的行动常常令人难以琢磨。这是因为他从小在沙漠里长大,过惯无拘无束的游牧生活,加之上学时喜欢看乌托邦和无政府主义的书籍,因而养成了放荡不羁的性格。比如,1988年,他亲自开推土机推倒黎波里监狱的大墙,放出400名政治犯。卡扎菲疯狂反美,但对释放在黎巴嫩和菲律宾扣押的西方人质发挥了非常重要的作用。当他忧伤时,他不是醉心于文学创作,就是一人到沙漠的帐篷里静思,聆听真主的声音。 卡扎菲善于演说,他讲话从不用讲稿,口若悬河,慷慨激昂,不时挥舞着双手,显示出勇气和力量。他喜欢用戏剧性的行动表达自己的思想和政策,因而常常引起人们的非议和讽刺,甚至说他是“言行无度、不合情理”的怪人。1988年,在阿尔及利亚举行的阿盟首脑会议上,卡扎菲右手戴了一只白手套,说这是为了与“美国走狗”握手时不至脏了自己的手。卡扎菲如此敌视与美国友好的国家的领导人,是因为就在一个多月之前,里根派遣飞机突然袭击了卡扎菲在巴卜阿齐齐耶中心军营的住宅,卡扎菲虽然幸免于难,可包括他的小儿子在内的33名利比亚人却被炸伤。 在的黎波里,至今还流传着这样一个故事:1980年,首都市郊新盖了一批公寓楼房,准备分配给国家机关人员。可是,有一天从利比亚南部来了一些牧民,他们携家带口,无房夜宿,就抢占了这些公房,且赖着不走,有关当局十分恼火,准备将他们哄走。卡扎菲知道此事后,便接见了这些牧民,并对他们发表讲话说:“我们是民众国,人民当家作主,你们就是这个国家的主人,盖这些楼房就是让你们住的,你们放心的住下去吧!”他的话音刚落,牧民高兴得热泪盈眶,高呼“卡扎菲万岁!” 2000年7月,卡扎菲率领由200多辆汽车组成的庞大政府代表团,白天驱车赶路,夜宿临时搭的帐篷,浩浩荡荡地穿越撒哈拉大沙漠,前往多哥首都洛美,出席非统组织首脑会议。他的这一行动又一次让世人瞠目。然而,卡扎菲率领如此庞大的队伍从北向南,穿越浩瀚的大沙漠,是有自己良苦用心的。一是他要通过此举宣传他建立“非洲联盟”的倡议;二是他要用事实向人们证明,他修建穿越撒哈拉大沙漠高速公路的主张是可行的。 微服私访 胆大过人 有关卡扎菲经常微服私访、亲自检查政府官员工作的故事颇多。1971年,他到一些政府机关突访,发现许多机关职员在办公室里喝咖啡聊天,这引起他的极大不满。为了使他们把主要精力都能集中到工作上,第二天就派军用卡车开进政府办公大楼,拉走了办公室里的大部分家具。 对雇用的外国专家、医生,卡扎菲也经常私下察访。一个夏天,卡扎菲身穿阿拉伯长袍,用头巾半掩着脸面,来到一家医院找医生。他说:“大夫,我父亲病重了,请快到我家看看吧!”那位外国医生漫不经心地说:“去吧,你这个傻瓜,我忙不过来,我不能去。”青年人又哀求道:“他都快死了,你去一趟吧!”医生又说:“给他吃两片阿司匹林就好了,别再打扰我了,我该下班了。”这时,卡扎菲揭去头巾,露出真相,把那位医生吓出一身冷汗。卡扎菲遂命令道:“你一定会为给一个快死的人开这种处方而后悔,你必须在今天晚上离开利比亚。”这位渎职的医生立即被驱逐出境。 另外,他还经常突然闯进夜总会,下令把那些放浪形骸的舞女抓起来。他的措施果然奏效,在不长的一段时间里,原来那些满街晃动的女人大腿统统被包裹在严实的长袍里。那些前来寻欢作乐的外国人也统统被赶走。 有一次,卡扎菲思考问题时突然想起了一件事,他决定立即去埃及会见纳赛尔总统,并吩咐助手马上给他准备直升机。这一下可忙坏了那些助手,因为事先根本就没有安排这样一次访问。但卡扎菲的命令如山,别人不敢怠慢,马上打电话叫来了直升机。可是,负责卡扎菲安全的卫队正在沙漠里训练,助手打电话让他们赶快派卫队来。可卡扎菲却摆了摆手说:“不用叫了,来不及了,我要立即动身。”于是,卡扎菲孤身一人乘坐直升机去了开罗,而且连埃及方面也没有打招呼。直到飞机在开罗上空盘旋,纳赛尔才知到卡扎菲来了。 重用妇女 热爱文学 卡扎菲是一个有争议的人物,世人对他的评价是毁誉参半。在一些人的眼里,他是“大救星”、“民族英雄|”、“革命领袖”;而在另一些人的眼里,他是“狂人”、“疯子”、“恐怖主义支持者”,但不管是他的支持者和反对者,都不得不承认这样一个事实:卡扎菲领导这个大约有500万人口的国家摆脱了贫困,1981年利比亚人均国民收入曾高达1.1万美元,成为非洲的首富。现在,在利比亚,居民都住上了新盖的楼房和砖房,家家有汽车、电视和冰箱。高速公路纵横交错,全国实行免费医疗,教育事业蓬勃发展。利比亚革命成功后,尤其妇女的地位发生重大变化。 据报道,卡扎菲非常信任妇女,他的卫队由清一色的女兵组成,她们都是百里挑一选拔的。全队10多名队员个个都很年轻,虽然不是国色天香,却也仪态端庄,既有女人迷人的魅力,又有军人的气质和威武。她们都是军事学院的毕业生,有的还获得过硕士学位。卫队不断进行更换。每个成员都受过严格的军事训练,射击技术精湛,行动机智灵敏,并富有献身精神。每当卡扎菲出行时,这些女兵便分乘军车护驾,一旦卡扎菲落座,就会有4名女兵站立在他的两边,个个杏眼圆睁,警惕地巡视每一个在场的人。在平时值勤时,这些姑娘们一律身穿绿色卡其布军装,肩挎冲锋枪,保持高度警惕性,随时准备应付紧急情况。尽管这些姑娘也爱美,但因职业的缘故,她们身上不带任何首饰,只在胸前别一枚卡扎菲的像章。 在卡扎菲的女保镖中,据说有两个人最受重用。一位名叫法韦齐拉娅,外号“间谍”。此人精明能干,曾任利比亚《民众国报》的总编辑;另一位名叫杜丽娅,外号“难对付”,她聪慧美丽,颇受卡扎菲的赏识。杜丽娅说:她在思想上“永远热爱卡扎菲”。 别看卡扎菲平时风风火火,但他还是一个文人,著书立说颇多,既有政论性文章,也有短篇小说和散文。有一次, 当有记者问卡扎菲西方人为什么对他充满敌视时,卡扎菲回答说:“他们根本不了解我。在他们的头脑里,我的形象被扭曲了。例如,他们不知道我还是一个诗人,不知道我是一个小说家,不知道我是大学里的哲学、历史和社会学教授。”

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本文共有人参与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