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史海勾沉 > 近代史>正文

杨乃武小白菜案九查九审,慈禧太后大怒革职100多名官员

时间:2022-02-24 10:47:46    来源:新山东网    我来说两句() 字号:TT

作者 | 吴志和

清朝同治、光绪年间,浙江省杭州市余杭县发生了一起冤案。在这起案件中,余杭县令、杭州知府、浙江省按察使、浙江学政、浙江巡抚一众官员制造冤狱,官官回护,冤屈无辜。案件多次被朝廷发回重审,地方官员掩盖真相,屡次顶回维持原判。最后朝廷下旨调此案进京直接由刑部会审,方得沉冤昭雪。慈禧太后大怒,100多名朋比为奸的浙江省地方官员被革职查办。

这个案件就是被称为大清朝第一奇案的“杨乃武与小白菜案”。

上图:法国记者拍下的杨乃武毕秀姑同戴枷锁照片

一审:知县刘锡彤陷害造冤案

案件受害人杨乃武,清朝同治年间先后考取秀才、举人。为人耿直,曾经检举余杭知县刘锡彤贪赃枉法,被刘锡彤记恨在心。

案件受害人毕秀姑,生得白皙秀丽,人称“小白菜”,嫁与余杭镇上豆腐店的帮工葛品连为妻。丈夫葛品连身患“流火”恶疾(又称粗腿病,现代医学解释为乙型链球菌感染导致的淋巴管炎),在同治十二年十月上旬(公元1873年),得病两天后身亡。

葛母听人教唆怀疑媳妇毕氏谋杀亲夫,去县衙告状。余杭知县刘锡彤之前曾经听到生员陈竹山说杨乃武与毕秀姑似有奸情,现在报复杨乃武机会来了。刘锡彤威逼仵作修改验尸死因,将葛品连之死认定为杨乃武与毕秀姑合谋砒霜下毒。酷刑之下毕秀姑被诱供承认杨乃武某日给其砒霜,谋毙其夫。杨乃武被连番严刑拷打,始终不肯招供,并且有毕秀姑供词送砒霜那日不在当地的证据。县令刘锡彤铁心要报复杨乃武,把案卷做了一番手脚,上报杭州府。

二审:杭州知府陈鲁给知县背书

余杭知县刘锡彤深知此案中纰漏不少,于是亲自将杨乃武与毕秀姑押解到杭州府候审,又登门拜见知府陈鲁打点了一番。陈鲁当然要庇护下属官员,复审时,根本无意深究此案疑点,大堂上不待杨乃武置辩,马上就大刑伺候,跪钉板、跪火砖、上夹棍,杨乃武这一次熬不过大刑,低头认罪画押。陈知府据犯人供词按律拟罪:毕秀姑凌迟处死,杨乃武斩立决。

案件办到这里,开弓已经没有回头箭。参与办理案件的官员越多,维护冤案的力量就越大,大家同在一条船上,一损俱损一荣俱荣,都要拼命地把冤案办成铁案。

三审:浙江按察使蒯贺荪走过场

同治十二年十一月初,杭州知府将杨乃武、小白菜一案移交浙江按察使蒯贺荪。按察使是一省的司法长官,俗称臬台,职责为省公安厅厅长、省检察院院长、省法院院长兼司法厅厅长于一身,权力相当于今天的省政法委书记。

杨乃武的妻子詹彩凤、姐姐杨菊贞也同时到浙江按察司与巡抚衙门递状伸冤,寄希望省里能拨开云雾见青天。状纸递上去石沉大海。

浙江按察使蒯贺荪开庭审案,当时创办才一年多的上海《申报》在同治十二年十一月二十六日这样报道审案现场:“生(杨乃武)过于司时,神气迷惘,绝不翻供,叩头阶下,第求开恩而已。”

杨乃武在杭州府过堂时,尚存昭雪冤情之意,待受尽严刑万般苦楚,现在这点侥幸之心早已灰飞烟灭。只知叩头求饶,唯求速死以免再受用刑之苦。按察使蒯贺荪草草过了两堂,即认为原审无误,依余杭县、杭州府所拟罪名上呈浙江巡抚杨昌浚。

四审:浙江巡抚杨昌浚偏听偏信

案件到了浙江巡抚杨昌浚手里。杨昌浚是湘军的将领出身,平定江浙太平天国患乱有功,留在浙江任职,当时浙江的地方官员基本上都是湘军一派。杨昌浚委派候补知县郑锡滜到余杭县“密查”, 郑锡滜在余杭县的察访徒具形式,先拜见了知县刘锡彤,后询问了几个证人,即返回向巡抚杨昌濬覆命,说此案确实“无冤无滥”。杨昌濬信以为真,认为此案证据确凿,维持县、府、臬司原判,上报朝廷。只要刑部回文一到,便可问斩。

恶信传来,杨乃武姐姐杨菊贞进京告御状。清朝律法,死刑案件家属可以进京上诉,也就是所谓的“京控”。但是“京控”越级告御状要滚钉板。“滚钉板”是清朝给有极大冤屈的人一个申诉的机会。杨菊贞在京滚过钉板,将伸冤状送进了都察院。

杨乃武姐姐滚钉板为弟弟伸冤,震惊了大清朝廷官员,“申报”对此事的报道也让举国皆知。都察院迅速将案件奏明同治皇上,朝廷下旨此案交回原省复审。

五审:案件回到杭州知府陈鲁手里

浙江巡抚杨昌浚接到朝廷咨文,一转手将此案退给杭州知府陈鲁重新审问。陈鲁对杨家上京告御状恼恨万分,一提审便用重刑,不给杨乃武半点辩冤的机会,最后当然是维持原判。但是在杭州府复审的大堂上出现了一个意外,余杭县卖砒霜证人钱某当堂翻供,否认卖砒霜给了杨乃武。

这次再审,杨乃武知道朝廷已经关注此案,在狱中写下对此冤案“八不解”的上诉状,嘱咐姐姐杨菊贞再次进京上告。都察院接到第状控诉,于同治十三年十月二十七日向同治皇帝具折请旨。同治帝阅奏,也觉得案件蹊跷,批转刑部。刑部复令浙江巡抚杨昌浚再审。

同治十三年十月二十九日、三十日连续两天,《申报》将此状全文刊载发表。那个时候的清朝朝廷对媒体的报道不闻不问,放任自流。

六审:湖州知府锡光使用拖字诀

这次再审,浙江巡抚杨昌浚搞了一个所谓的“异地审案”。同治十三年十二月十四日,由浙江湖州知府锡光、绍兴知府龚同绶、富阳知县许家德、黄岩知县陈宝善及杭州总捕厅联合办案,在绍兴府衙门大堂对案件复审。结果案件在会审中翻船了,被告毕秀姑翻供,杨乃武翻供,被诬的卖砒霜证人翻供,堂上的问官们这才醒悟过来,捡到了一个烫手山芋。三堂会审已经审不下去了,主审官湖州知府锡光使用了官场上的秘诀:拖。

这一拖下去,就拖到了第二年年初,同治皇帝驾崩,光绪皇帝即位。

七审:绍兴知府龚同绶进退两难

光绪元年二月二十二日,杨乃武小白菜案重审。原主审官湖州知府锡光已经返回任上,离开了是非之地,案件由绍兴知府龚同绶担任主审官。龚同绶费尽心机审案,无奈案中被告证人死活不认罪,案件陷入僵局。

知府龚同绶等人对这起冤案已经心知肚明,但是巡抚杨昌浚不愿意翻案,他们岂敢据实上奏,久久不予定案。

光绪元年四月初,都察院给事中王书瑞向光绪皇帝上了一道奏章,弹劾浙江巡抚主持审理杨乃武小白菜案居心不正,偏听偏信,存心回护,奉旨复查又推卸责任,案件至今仍悬而未决,应即另委任大员复审,以昭陛下圣明。

光绪皇帝年幼,慈禧太后垂帘听政。这道奏章很快就转入慈禧手里。慈禧太后第一次知晓此案,她平生办事果决,最恨官员办事因循,当即令人草拟懿旨,以光绪谕旨名义颁布:“此案情节极重,即经葛毕氏(毕秀姑)等供出实情,自应彻底根究,以雪冤诬而成信谳。着派胡瑞澜提及全案人证卷宗,秉公严讯确情,以期水落石出,毋得回护同官,含糊结案,致干咎戾。”

浙江学政(相当于今天主管教育的副省长)胡瑞澜被朝廷钦点为杨乃武小白菜案重审钦差大臣。

八审:浙江学政胡瑞澜刑讯逼供

胡瑞澜主审杨乃武小白菜案。之前余杭知县曾经向浙江学政申报革去杨乃武举人功名,就是胡瑞澜批准的。这次若将杨乃武翻案,岂不是自打耳光?

胡瑞澜下决心要让杨乃武永世不得翻身。他一上来就雷霆手段尽出,协助办案的宁波知府边葆诚更是帮凶,差役将夹棍、铁链、天平架刑具搬上大堂,毕秀姑被大刑逼供六昼夜,铁链陷入膝骨,烧红的铜丝穿过双乳,坚不自诬,屡屡昏死过去,苏醒过来就大喊冤枉。杨乃武熬不过天平架刑罚,万念俱灰,伏地痛哭:“请大人开出供词,乃武当照供承认。再也不敢伸冤了,以免受那非常之惨刑,请大人开恩。”堂上差役见状也动了恻隐之心。

胡瑞澜向朝廷奏报,维持原判,葛毕氏凌迟处死,杨乃武斩立决。

第八审判决消息传出,举国哗然。关注杨乃武案已经两年多《申报》,在刊登胡瑞澜复审定案的消息时,用了这样八个字的大标题“乃武归天,斯文扫地”,讽刺朝廷官官相护,维持错判。

浙江人愤怒了,光绪元年十一月二十二日,十八名浙江籍京官联名向都察院递送公呈,三十多名浙江士子联名给朝廷上书,为杨乃武鸣冤。浙江籍的光绪皇帝老师、毓庆宫授读夏同善更是直言:“此案如果不究明实情,浙江将无一人读书上进。”

九审:刑部开棺验尸真相大白

慈禧太后已经意识到用人不察,而且此案在浙江已经无法公正查下去了。朝廷下旨将案件交由刑部直接审理。恭亲王奕䜣向慈禧太后推荐旗人皂保为刑部尚书。

皂保第一审,提问余杭县仵作,审明了是余杭知县门丁沈彩泉威逼仵作验尸报成砒霜之毒,知县刘锡彤提笔将“口鼻流血”涂改为“七窍流血”;查明了知县刘锡彤威逼商人钱宝生承认卖砒霜给杨乃武。

光绪二年十二月初九,刑部在京城海会寺开馆验尸,现场观众人山人海。刑部仵作取出葛品连尸骨,骨节处皆呈洁白之色,丝毫没有砒霜中毒迹象。至此案情真相大白,现场的余杭知县刘锡彤长跪不起,不停地叩头。

在杨乃武小白菜案中渎职官员一百余人,一一受到处分。余杭知县刘锡彤发配黑龙江做苦力赎罪,浙江巡抚杨昌浚、杭州知府陈鲁、宁波知府边葆诚、嘉兴知县罗子松候、补知县郑锡滜等一应官员即行革职。浙江学政胡瑞澜革职,永不复用。

杨乃武出狱后,在家乡以种桑养蚕为业。1915年,杨乃武病死于刑伤复发。

毕秀姑回余杭后,在县城南门外准堤庵出家为尼。1930年圆寂,葬于余杭东门外文昌阁旁。

注:此文引用参考资料《清朝奇案丛书 》山西人民出版社

总编辑 | 袁朝军
总统筹 | 阿    勇
运营部 | 陈文举
通联部 | 张现成 鲁以刚
编辑部 | 盛雪峰 袁岱松 
智   库 | 范景华  孙振春  孙龙翔
             李吉林  耿振军  韩秀婷
邮   箱 | 
15006358123@163.com

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相关新闻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本文共有人参与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