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山东头条>正文

冠县排演芭蕾舞剧“白毛女”始末

时间:2020-06-04 18:28:39    来源:新山东网    我来说两句() 字号:TT



作者 | 朱振国


1972年的冬天,白雪皑皑,狂风呼啸,寒气袭人。冠县人民会场内却是人山人海,热火朝天,正在上演炙手可热的八大“样板戏”之一,芭蕾舞剧《白毛女》。紫红色的大幕徐徐拉开,熟悉的场景立刻映入人们的眼帘,随着动听的乐曲声,演员们神采奕奕,矫健似鹰,体轻如燕,做出一个个高难度的舞蹈动作,令人惊叹不已。在冠县的文艺舞台上第一次出现了芭蕾舞这一高雅艺术,只有专业院团才能完成的剧目,竟然是冠县一中的学生们倾情演出的。




芭蕾舞剧《白毛女》的精彩上演,犹如一股春风,吹遍了冠县大地,温暖了每个人的心,连演数场,万人空巷,争相观看,好评如朝。美丽的喜儿、英俊的大春、慈祥的杨白劳、善良的张二婶、忠厚的赵大叔以及残暴的黄世仁和凶恶的穆仁智,都被演绎得性格鲜明、栩栩如生,从人物动作到面部表情,特别是那近乎专业的芭蕾舞表演,都完成得十分到位,堪与专业演员相媲美。一时间,张爱玲、马泽生、陈黎明、杜泽华、刘国章、张利民、邢书林、马丽珍、牛克新、宋建国等,成为家喻户晓、耳熟能详的“明星”。




那么芭蕾舞剧《白毛女》是怎样在我县诞生的,她经过了哪些历程,又有着什么不为人知的起事原由呢?


事情要从1968年说起,那时轰轰烈烈的“文化大革命”正处于高潮期,所有的机关单位、工厂农村、学校军营都成立了“毛泽东思想文艺宣传队”,各种群众性的文艺演出层出不穷,在县人民会场几乎每天都有来自不同单位的宣传队登台表演,大多数都是紧跟形势的政治说教,表演唱、快板书、三句半之类,演出水平也参差不齐,但均表现出高涨的革命热情。这一年的7月份,济南市向阳区(现在的天桥区)“红小兵毛泽东思想宣传队”受政府委托,来我县慰问在我县插队,“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的知识青年。不愧是省城选派的,节目丰富多彩,优美动人,令人耳目一新,大开眼界,特别是他们的芭蕾舞节目,更是异彩纷呈,美不胜收。当他们结束了在冠县的行程赶往莘县时,县里组织东街完小宣传队的文艺骨干和县豫剧团的专业老师专程追到莘县,学习他们的舞蹈表演,并带回了《军民共绣红太阳》《我为革命吹军号》等节目,参加了全县庆祝“八一”建军节文艺汇演,得到广泛认可和赞赏,从此便有了和济南市向阳区“红小兵毛泽东思想宣传队”的第一次协作。


冠县一中在“文革”开始后,就停课闹革命,整个校园改作它用,当过省地质勘测队的宿营地,做过县豫剧团的办公排练室,曾经是派性斗争的“集中营”。已连续多年没有招收新生入校。1970年城区内第一期初中生入学就读于东街完小(全称是‘城关公社东街关完小’)。兼容着初中和小学的学校文艺宣传队,拥有许多出类拔萃文艺人才,他们天资聪颖、能歌善舞,还有一位好老师刘宝胜。




刘宝胜老师,青岛人,1959年考入“山东艺术学校”,1962年毕业后服从安排,来到冠县任教。他学术渊博,多才多艺,担任美术、音乐、体育等多项课程,他修长的身材,套着可体的中山装,显得整洁讲究,一付眼镜架在高挺的鼻梁上,人虽消瘦,却十分精神,谦和儒雅的学者风度,才识过人的施教能力,极具个人魅力,正是他带领学校宣传队向来自济南市的“红小兵毛泽东思想宣传队”学习舞蹈节目,并亲自铺导排练成型。




1969年,全国开始大唱革命样板戏,我县各单位的文艺宣传队迅速行动起来,争先恐后地排演《智取威虎山》中的“深山问苦” “发动群众”,《红灯记》中的“痛说革命家史”,《沙家浜》中的“军民鱼水情” “智斗”等,你演罢了我登场,轮番上演,每天重复着这几场戏,演得再精彩,时间久了,人们也要心生厌烦。此时的刘宝胜老师敢为人先,另辟溪径,要与济南市向阳区“红小兵毛泽东思想宣传队”再度协作,将样板戏中的芭蕾舞剧《白毛女》搬上冠县的舞台。


刘老师的大胆设想,是要冒一定风险的,其它样板戏北京、上海的样板团能演,全国的省、地、县专业文艺团体都能演,就连业余宣传队也能拉出几场,只是演出水平有高低之分。可芭蕾舞剧《白毛女》就不同了,她没有唱腔和对白,完全靠难度极高的肢体语言去表达人物的喜怒哀乐,聊城地区,乃至整个山东省能驾驭此剧的也寥寥无几,弄不好会劳民伤财,一事无成。刘老师前思后想,夜不成寐,最后他还是决定知难而进,拼搏一把。他的想法很快得到了县领导和县人武部的支持。


1969年的寒假,刘老师亲自带领张爱玲、刘国章、杜泽华、陈黎明、马泽生、邢树林、许俊玲、赵方、郭来忠到济南学习芭蕾舞的表演。济南市向阳区“毛泽东思想宣传队”的小老师们倾其所能,毫无保留地给予言传身教。我们的学员们全力以赴,抓住这难得的学习机会,虚心求教,好学不倦。


按照学习芭蕾舞的身体成长期,4至5岁为最佳时期,而我的参加学习的人最小的也11岁了,最大的已到了15岁,显然超过了最佳年龄段,身体的柔韧度不如幼时,无疑给练功者增大了难度,需要拿出足够的勇气面对前期培训带来的苦痛。他们住在冰冷的宿里,克服了重重困难,承受着常人所难以想象的痛苦,每天闻鸡起舞,勤学苦练,披星戴月,精疲力尽地回到宿舍里,倒在地铺上,和衣而卧进入梦乡。




张爱玲是年龄最小的之一,酷爱表演,有着极高的舞蹈天赋,她学习刻苦,表演认真,从不放过一个动作,一个细节,用百倍的努力和数不清的汗水,换来了高超的芭蕾舞技巧。当看到她“下叉劈腿” “倒踢紫金冠”,堪称专业水平的动作而感到惊叹时,才知道千锤百练的炉火纯青。


经过半个月浴火重生般的艰苦学习,掌握了芭蕾舞的基本要领,带着《白毛女》的序幕“压不住的怒火”和第一场“深仇大恨”,满载而归。


1970年的春节刚过,《白毛女》序幕和第一场悄无声息地亮相人民会场,张爱玲扮演喜儿、刘国章扮演大春、陈黎明扮演杨白劳、杜泽华扮演张二婶、张利民扮演赵大叔、赵斌扮演黄世仁、马泽生扮演穆仁智。当喜儿随着“北风那个吹,雪花那个飘……”的欢快乐曲翩翩起舞时,顿时沸腾,台下不时报以热烈的掌声,整个县城沉浸在前所未有的温度中,引起了不小的轰动,人们奔走相告,一睹为快。《白毛女》的横空出世和“压不住的怒火” “深仇大恨”的成功上演,为冠县的文艺舞台平添了一抹艳丽的色彩,丰富了全县人民的文化生活,还代表冠县在全区文艺汇演中荣获第一名。




初试锋芒,首战告捷,空前的成功,辉煌的战果,让参演的师生们欢欣鼓舞,喜不自禁。而刘老师没有因取得的突出成绩而大喜过望,他冷静地思考下一步的计划,是浅尝辄止、见好就收,还是乘胜前进,再创辉煌,两种选择摆在了刘宝胜老师的面前。


恰逢此时,县里决定将在东街完小就读的初中班和即将升入初一的班级全部迁到县一中(当时叫城关公社中学)校园,《白毛女》也就正是由这两个班级完成的。县宣传部门和人武部为了配合开展“不忘阶级苦,牢记血泪仇。”的教育活动和活跃人们的文化生活,要求县一中排练演出《白毛女》全剧,并在财力和物力上给予大力支持。经过学校领导同意,刘老师主持创立了县一中芭蕾舞剧《白毛女》剧组,以新的姿态迎接更大的挑战。


《白毛女》全剧共九幕,目前只掌握了仅仅一小部分,重场大戏都在后头呢。排演全剧,谈何容易,不光人物众多,还有多个场景制作、布景绘画,以及大量的服装和道具。仅靠刘老师孤军作战,恐怕是力不从心,难以担承,必须有一名爱文艺、懂艺术的帮手鼎力相助。




刘老师经过慎重考虑,向青年女教师白新华发出了请求。时年只有23岁的白老师正值春年华,热情奔放,虽然不教文艺,但平时也爱好文化艺术,她义无反顾地接过重担,配合刘宝胜,做了《白毛女》剧组的指导老师。


1970年的寒假,刘宝胜和白新华两位老师,顶着来自各方面的压力,坚定信念,矢志不移,率领张爱玲、刘国章、马泽生、杜泽华、邢树林、马丽珍、宋建国、刘福元、程先平、柴杰娜,第二次踏上了去济南学习的征程。他们每个人心里都很清楚,此行任务更加繁重,除了做好自己扮演的人物,还要作为师资,分别学习一些其他角色和群众演员的舞蹈动作。


又是一个滴水成冰的寒冷冬季,又是一次锲而不舍的学习取经,又是一场艰苦卓绝的意志磨练,刘老师和白劳师在指导学生练功学习的同时,像家长一样呵护着这些远离父母的孩子们的衣食起居,给予他们无微不至的关怀。同学们互相勉励,吃苦耐劳,认真学习,埋头苦练,师生之间、同学之间结下了深厚的友谊。


济南归来后,紧锣密鼓地投入到《白毛女》全剧的排练中。在这期间,刘老师的工作千头万绪,非常忙碌,找县有关部门落实援助物资,协调县广播站、县文化馆、县豫剧团等单位,以便得到他们的帮助。每日里马不停蹄,四处奔忙,指导练功和节目排演的重任就落到白老师的身上了。她翻阅了有关“白毛女”的资料,为学生们讲解时代背景,分析人物性格特点,启发剧中角色的阶级感情。在排练时对演员严格要求,一丝不苟,甚至达到不尽人情的地步。谁的腿没有抬到位,谁的胳膊举得不正确,谁的姿势不符合要求,都逃不过白老师的“火眼金睛”。




严师出高徒,艺精靠磨练。在白老师的指导下,全体演员严于律己,精益求精,从舞蹈动作到人物感情,都达到了剧情的要求。


《白毛女》剧组除了演员外,还有道具组、服装组和后勤保障组,他们分工合作,相铺相成,自己动手,因陋就简,充每发挥每个人的聪明才智。除了黄世仁母子的豪华服装外,其余各类服装都是由服装组制做的。学校里的两位木工师傅,按照刘老师设计的图样,制做成道具和景物框架,再由美术特长生涂色上彩,绘制图案,达到了以假乱真的舞台效果。


经过近一年的反复排练,1972年的春节前夕,大型芭蕾舞剧《白毛女》在人民会场隆重上演。 随着70级的初中毕业,部分参演的学生选择了工作就业、应征入伍,或其它原因离开了学校,在这场演出中,对主要演员作了相应的调整,马泽生扮演大春,牛克新扮演黄世仁,宋建国扮演穆仁智,便出现了本文开头的一幕。




芭蕾舞剧《白毛女》的成功上演,凝聚了刘宝胜老师、白新华老师大量的心血,在冠县一中的师生共同努力下,才把这艺术殿堂里的阳春白雪一一芭蕾舞之花,在冠县这块贫瘠的土地上激情绽放。也立即以她新颖的表现形式和演绎上的绝对优势,席卷聊城的整个文化阵地,在短短的三年时间里演出近百场,除了冠县以外,聊城、临清,以及河北省馆陶县的舞台上,永远留下了他们青春的印记和朝气蓬勃的身影。


1972年3月,春寒料峭,鲁西平原广袤的土地上万物萧萧。临清市“东方红”剧院门外人头攒动,院内群情鼎沸,冠县一中芭蕾舞剧《白毛女》应邀在这里演出。


首场演出结束后,时任河北省革命委员会副主任吕玉兰、聊城军分区政委衣景清高兴地走向舞台,亲切接见了全体演职人员,祝贺演出成功,并一起合影留念。在此后又连续演出三场,受到社会各界的一致好评,每当演出结束时,台下的掌声经久不息,回荡在宽大的剧院上空。


1972年底,代表冠县参加了聊城地区文艺汇演,大获成功,载誉而归。风华正茂的学子们凭着顽强拼搏的精神,经过涅槃重生的历练,破茧成蝶,用青春谱写了让冠县引以为荣的壮丽篇章。聊城广播电台、山东省广播电台作了专题采访和报道。冠县一中的《白毛女》,随着电波传遍了全区、全省。


此时的《白毛女》成为冠县一中的骄傲,也是冠县文化界的一张华丽名片。考虑到同学们毕竟不是专业演员,都将面临着毕业离校这一现实,如何让芭蕾舞在县一中有序传承,迫在眉捷。为了《白毛女》剧组的长期性和稳定性,经校领导研究确定,在城区各小学的三年级学生中,选拔组成了一个芭蕾舞班。




1973年,张艳艳、李长青等57名小学生幸运地成为这个特殊班的学员进入县一中,得到师哥、师姐们一对一的传、帮、带,小演员们在良好的学习环境里茁壮成长起来。


1974年的初夏,轻絮飞扬,高柳新蝉,县人民会场里,芭蕾舞小班的《白毛女》将要进行他们的首秀。为了这场演出,刘宝胜老师、白新华老师、张西远老师早早地就开始准备,大班的师哥、师姐们也都来到了现场,帮着化妆、梳头、换服装。




冠县各界人士和热情的观众,对于这次演出寄于厚望,以极大的兴致再次走进人民会场。关于这场演出,事实求是地讲,由于演出经验的缺乏,较大班略逊一筹,各个方面还显得稚嫩,不少地方存在短板。但就他们的练习时间和表演资历来讲,还算说得过去吧。




时隔不久,还是在同一地点,又演出了第二场,也是最后一场,便草草收兵。此后教育形势发生变化,学生要以学习文化课为主,《白毛女》作为一个时代的产物,淡出了历史舞台。1976年,“文化大革命”结束,随之被全盘否定,“样板戏”也成了殉葬品,移出了人们的视线,《白毛女》带着“北风那个吹,雪花那个飘……” ,一夜之间销声匿迹、灰飞烟灭。


新山东网融媒体中心


编辑 | 何韵诗

校对 | 于飞飞

主编 | 袁朝军


电话 | 15006358123

邮箱 | 15006358123@163.com


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本文共有人参与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