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山东企业 > 成功之道>正文

飞不高的怒鸟:“迪士尼”梦碎后的Rovio

时间:2016-03-29    来源:    我来说两句() 字号:TT

本文原载于develop-online,原标题为Fixing Rovio’s broken wings,是编辑James Batchelor对Rovio游戏部门新任执行副总裁威廉?塔赫特(Wilhelm Taht)的专访。

在采访中,塔赫特谈到Rovio过去两年的困局,其中公司向F2P模式转型的迟缓是陷入困境的主要原因,“怒鸟一代上线之时,游戏市场已在发生变化了。”他认为有两种可行的方法帮助Rovio走出泥潭:孵化新IP和与其他优秀工作室合作,“如果说我们要做10个怒鸟IP的游戏,那太不切实际了。我们需要变化。”

事实上,Rovio最近的行动似乎也印证了他的回答。已曝光新作《愤怒的小鸟Action!》继续丰富怒鸟IP,玩法与日本畅销手游《怪物弹珠》类似;已在几个国家和地区App Store上架测试的游戏《激战海湾》(Battle Bay),则是一款全新的海战类强PVP游戏,不过测试两周的成绩平平。

我们编译了专访全文,并补充相关资料,希望为读者还原一个更清晰的Rovio。

Rovio过去两年的日子不太好过。

两任CEO米卡尔?赫德(Mikael Hed)和皮卡?兰塔拉(Pekka Rantala)相继离职、数百位员工被裁、工作室关门大吉,公司的财政状况看起来不容乐观。

2011年Rovio入账1亿美元,《愤怒的小鸟》多平台下载量超过7亿次,意气风发的掌门人赫德公开宣称要与迪士尼掰掰手腕。没料到,公司的财政情况没有紧接着出现一连串令人担忧的财政下滑,一个数据,2014年营业利润大降73%至1000万欧元,赫德宣布引咎辞职。

 

米卡尔?赫德是Rovio董事长卡基?赫卡基?赫德(Kaj Hed)的儿子(图片来源于网络)

米卡尔?赫德是Rovio董事长卡基?赫卡基?赫德(Kaj Hed)的儿子(图片来源于网络)

不过,Rovio游戏部门新任执行副总裁塔赫特相信最坏的日子已经过去了。“大家都知道,过去的两年里Rovio面临挑战。”他穿着粉色的怒鸟连帽衫――Rovio的王牌IP――仿佛在骄傲的展示自己的时尚品味。

“我们经历了一些不可避免的变化。很不幸,这些变化是我们停止某些业务,解雇了很多员工。”Rovio在2013年财报中称有800名员工,在经历过过去两年三轮裁员潮后,员工规模只剩鼎盛时期的一半,大概400人左右。

“随着怒鸟IP的羽翼丰满,我们改变了公司定位――从游戏公司转变为娱乐公司。关键问题是,游戏市场从付费模式转变为F2P模式,我们的反应有些迟钝了。”

2015年底,Rovio试图通过组织结构重组来弥补,将公司划分成两个业务部门:游戏部门和媒体部门。塔赫特认为完全透露公司新战略“为时尚早”,但他很乐意分享一些自己观点。塔赫特过去是Rovio游戏的外部产品负责人,于今年年初走马上任。

塔赫特的粉色怒鸟卫衣格外显眼(图片来源于Develop-online)

塔赫特的粉色怒鸟卫衣格外显眼(图片来源于Develop-online)

“我们的目标是给与每个部门更大的业务独立性,”他说,“我们回到更具创业精神的方式来开展公司业务。”

“当然现在有一些合作的项目,我们也努力使许多不同的元素共同发挥作用,总体来说,我们尝试用一种灵活且类似创业型团队的方式运行,让团队感觉自己是业务的主人。”

新的公司架构来源于新的CEO――凯蒂?莱沃兰塔(Kati Levoranta),她曾是公司的首席法务官。Taht没有过多谈论她的做法,“她集中了公司的注意力,重新集结作战火力,将新的架构推上台面,同时也尊重游戏和媒体部分在创新上的独立性。”

塔赫特进一步解释道,“她不涉及商业模块,让团队自己开展业务。”公司将重回其创业属性,加上搬到同一栋大楼中办公,这些做法提高了团队的士气和对来年工作的热情。

“我们想要以新的方式重组基因,我们想通过现有IP做点儿意想不到的事情,“Taht有些激动地说,”我们的《愤怒的小鸟大电影》快要上线了,这对于游戏部门的业务非常重要。”

《愤怒的小鸟大电影》是Rovio联合索尼影业打造的同名动画电影,预计2016年5月20日在美国上映。要知道世界范围内每三个人中就有一个人曾经玩过《愤怒的小鸟》,面对如此庞大的潜在受众群体,电影的票房肯定不会差。

老实说,我挺期待怒鸟大电影的

老实说,我挺期待怒鸟大电影的

高飞

不论是游戏还是其他部门,Rovio的支柱业务仍然是怒鸟IP,公司认为其影响将持续“几百年”。从《愤怒的小鸟》诞生那天起,该系列已经走过7个年头,但是《愤怒的小鸟2》积累的6500万下载量告诉Rovio,玩家还没有厌恶游戏以弹弓为基础的玩法。

据塔赫特观察,从《愤怒的小鸟》一代上线以来,游戏市场的盈利模式已经发生变化。这被证明是Rovio面临的主要挑战。

“《愤怒的小鸟》第一代、第二代以及他的衍生品,都是完全的技术流游戏,”他解释说,“但是崇尚技术的玩家很难接受F2P的模式,我们在《愤怒的小鸟2》中努力满足这批玩家的需求,反响还不错。”他认为Rovio有一些目前在市场活跃的游戏,还有一批忠实的玩家。“通过获取这些用户,我们将继续做好服务和扩大目标群体。”

然而,《愤怒的小鸟》面临着与经典游戏《糖果传奇》和《部落冲突》一样的问题:创新发展还是坚持他们过去的成功之道?“就像小鸟飞向猪的方法有很多种,我们应该继续创新吗?”

“我并不这么想,“Taht自问自答,“从其他免费游戏设计元素获取灵感,提出很新颖的玩法。其实我们在内部早已测试过。”

Rovio曾要做手游界的Disney,现在看来二者渐行渐远

Rovio曾要做手游界的Disney,现在看来二者渐行渐远

新IP

Rovio的未来不再是仅仅依赖于几只愤怒的小鸟。公司一直在尝试新的IP,去年发布的游戏《Nibblers》展示出这种潜力――塔赫特表示这款三消游戏带来了“惊人的数字”,他补充说,“很少有什么品牌能增长到《愤怒的小鸟》那样的水平”。

《Nibblers》在上市之初,取得了不错的成绩,不过未能延续太久

《Nibblers》在上市之初,取得了不错的成绩,不过未能延续太久

他们对发行代理的品牌“Rovio Stars”也期望甚高。Taht提醒我们这是一次“商业成功的尝试”。

2013年,他们发行的《小小盗贼》(Tiny Thief)算比较成功地尝试。游戏不到24个小时就成功进入了20个国家的App Store排行榜前十名,并且在一度呈快速上升趋势,时任Rovio游戏开发总监的Kalle Kaivola表示,Rovio Stars将帮助开发者为游戏进行最后一层润色,找到更广阔的玩家。

Rovio还渴望找到的开发者。塔赫特说,“如果有工作室符合我们交叉推广的标准,我们对他们敞开怀抱。”

“我们希望看到,有一天第三方合作伙伴带来超出游戏的好处。我们已经开始试验――比如Rovio Stars的游戏《海盗掠夺战》。这不是大规模的行动,但我们已经开始尝试。”

《海盗掠夺战》游戏截图

《海盗掠夺战》游戏截图

塔赫特对Rovio未来的IP报以希望,但过去两年总结出来的教训告诉他,要谨慎保持对游戏的预期。“虽然还未走出困境,公司不希望类似局面再次发生。”

“如果说我们要做10个《愤怒的小鸟》IP的游戏,那太不切实际了,”他承认,“我们当然希望在新IP的支持下,脚踏实地创造出色的新游戏,这将真正吸引我们的目标受众。然后随着时间的发展,再做一些大IP。”

去年数百名员工被解雇,公司再次寻找游戏开发人才。Taht说这一次的寻找速度将更加谨慎和明智。

“游戏部门在不停招聘,”他告诉记者,“我期望开发人员浏览我们的招聘网站。我们对F2P的设计和产品人才很感兴趣――想找到在这两个领域尽可能多的人才。值得注意的是,我们不是在加速开发进程,速度越快,将势必带来大量风险。”

Rovio的合作

Rovio并没有过度保护怒鸟的IP。RPG游戏《愤怒的小鸟:史诗》、赛车竞速游戏《愤怒的小鸟:GO》都是由第三方公司开发,Rovio也在获得《星球大战》和《变形金刚》的授权后,推出了《愤怒的小鸟:星球大战》和《愤怒的小鸟:变形金刚》等游戏。Rovio在未来会有更多的跨界合作吗?

 

对于每个授权IP,Rovio的美术都是费尽心血

对于每个授权IP,Rovio的美术都是费尽心血

“我们确实想与一些品牌合作,”塔赫特告诉我们,“现在还没法透露更多,但我们始终保持着开放的眼界,这是做得不错的方面。”

“《星球大战》和《变形金刚》的合作受到了玩家的喜爱,与其他开发者合作是一个非常有趣的工作方式。”Taht认为移动游戏市场已经进入“合作时代”――这具体意味着什么?

“这意味着我们需要保持健康的内部和外部发展,”他解释说。“我们Rovio不可能洞悉一切――有很多我们不知道的事,这促使我们从内心开始学习。与一些杰出的工作室合作,正是实践的机会。”

“我们欣赏自己的一些想法,并愿意与全球工作室讨论。目前为止,我们与一些工作室的合作的方法很简单:可能在活动中碰面,可能是他们一封简短的电子邮件沟通,然后就擦出了合作的火花。结果就是我们的数亿玩家见到这样一款游戏。”

 

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本文共有人参与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